第1309章 月长圆

凉水面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夜读小说 www.xiaoshuoyd.com,最快更新幽冥真仙最新章节!

    月光圣境中。

    月白玉身外一袭白衣绽放如花。

    她双手飞快掐动法诀,一道道月华银丝在她的双手之间编织,转眼现出一尊寸许大小的葫芦状法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的身体由内而外散发出万道银辉,整个人的气息突然爆发,仿佛之前的争斗并没有带给她丝毫疲惫。

    一旁的徐阳看得清楚,心中赞叹:“月白玉不愧是仙宝器灵化身的神女,如此状态的她依然可以提聚出这种程度的魂力。”

    随着月白玉不断提聚魂力,她手中的葫芦法印越来越凝实。

    仙宝璀璨,银华流转,符文闪耀,光阵粼粼。

    而月白玉的身体表面现出越来越密集的蛛网样式的银线,仿佛肉身就要崩溃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什么秘术,她这是要祭出全部魂力。即便强大如斯,也是会危及生命的,琳儿的肉身也会被破坏的。”

    徐阳心生焦急,跨步瞪眼疾声道:“月白玉前辈,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月白玉微微转头,眸光柔和地看向徐阳,脸上露出微笑,道:“徐阳,请你放心,我会还你一个完美的琳儿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徐阳迈出一步的右脚又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此刻我如果胡乱出手,也许会对琳儿更不利。毕竟琳儿的身体完全被月白玉控制着。这一次,我只能被迫选择相信她说的话。”徐阳心念急转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传音递到徐阳耳畔:“徐阳,请你放心。月白玉前辈虽然占用了我的身体,但我的精神意志并没有被其禁锢。我相信,月白玉前辈是不会伤害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琳儿?”徐阳望向月白玉,这一刻,月白玉的气质完全就是宁琳儿。

    而后,宁琳儿的身体又恢复成月白玉的样子。

    月白玉重新看向对面的月无暇,眼神变得犀利。

    她手中法诀变化,单手高高扬起,葫芦法印被其抛在了头顶的半空中。

    葫芦法印旋动着,长大到三尺大小。

    “月神之术,木妖秘法,人魂出壳,器灵归位……”月白玉口中念动法咒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一道月华般的人影从白衣女子的肉身中钻出。

    那是一具半透明的魂灵之体,眉心处有闪亮的勾月印记,五官样貌与徐阳在月幻天珠中见到的神女雕像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正是月白玉的人魂。

    没有了月白玉人魂附身的宁琳儿本魂归身,身体一颤,一双清潭看到徐阳,激动道:“徐阳!”

    徐阳上前一把牵住白衣人儿的手,上下自己打量。

    “咦,”徐阳不由得发出惊讶,“夜屠大哥说过,经过月光圣泉重铸的身体,在灵界月光的照映下会变成猫的。怎么没看到你的变化?”

    宁琳儿不但功体无恙,就连之前重铸的肉身也变得无比稳定,也不会因为受到灵界月光的影响而变成猫。其修为更是到在了天劫境巅峰。

    和之前不同的时,宁琳儿的身上多了一份月白玉才有的浩然之气。那是一种柔和的,独属于月神的美好。

    琳儿道:“月白玉前辈占据我的身体后,并没有封禁我的意识,刚刚的一切我都是亲历者。”

    徐阳道:“琳儿,你无恙就好。这也算是月白玉前辈送给你的一场造化。”

    宁琳儿抬头望着飘向虚空高处的月白玉人魂,抱拳恭敬道:“月白玉前辈,宁琳儿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徐阳是个值得托付的男人,而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。”月白玉的人魂没有回头,径直扑在了葫芦法印上。

    噗的一下,如美人跳入水中,在葫芦表面荡起一圈圈银色涟漪。

    月白玉的人魂顺利融入葫芦仙宝中。

    葫芦仙宝登时灵光大方,表面银色符文有规律的流转,散出无上仙宝气息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仙宝葫芦自行倾斜,葫芦嘴对准月无暇的所在方向。

    说来话长,从月白玉人魂离开宁琳儿的肉身到进入葫芦仙

    宝中不过是几个呼吸。

    对面的月无暇见状,一下就看出了其中端倪。

    “月白玉,你这是要干什么?想把你和我都封印在阴阳葫芦中吗?”月无暇面露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月无暇一边强行提聚魂力,身体晃动着变化为一只由木藤编织成的黑斑蜘蛛。

    “木妖遁术——蛛行!”

    黑斑蜘蛛的八根长腿狠挠地面,屁股后面吐出一根暗色蛛丝,凭空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下一瞬,黑斑蜘蛛就出现在百丈外。

    “月无暇,我们本就应该老老实实地做仙器阴阳葫芦的器灵的。你我试图控制阴阳葫芦,为了争夺法宝的主导权,我们之间的争斗让无数无辜的生命卷入而逝去。这是你我种下的因果,总该偿还的。”葫芦仙宝中传出月白玉的声音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葫芦仙宝振动,葫芦嘴中喷出若干银色的光丝。

    银色光丝跳跃着,如神之大手般一下便把百丈外的黑斑蜘蛛摄住。

    黑斑蜘蛛挣扎着,变回月无暇的本体。

    银丝拉扯着,最终将月无暇一步步扯入葫芦嘴里。

    葫芦嘴啪地一下关闭。

    再看不到月白玉和月无暇二人。

    “不!”月无暇狂吼,“月白玉,我才不要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隐没在仙宝葫芦的圆肚子中。

    仙宝葫芦的表面开始涌出黑色的符文,整体变成黑白两色。

    “徐阳,谢谢你的帮助。”黑白葫芦中再次传出月白玉的声音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黑白葫芦化作一道黑白极光,直射入挂在天上的月亮。

    两团不大的灵光从天空中掉落,被徐阳一把接在手掌中。

    那是两柄一般无二的檀香扇,外加白玉青云坠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这种扇子,徐阳的身上还有四把。

    打开扇子。

    其中的一把扇子上写着,白玉青云,后会有期。另外一把扇子上写着,无暇青云,后会有期。

    徐阳尬笑,道:“陆青云前辈的红颜知己,到底还有多少?”

    这一夜,如果从灵界的地面看,会看到一树浩大无比的黑白焰火在大银盘的表面炸开。散出炫目光华,将整个灵界照映得如白昼一般,久久才散去。

    月亮中,之前月无暇加持的怨力噩梦之术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日出,月落。

    从暗夜噩梦中醒来的人们,享受着阳光带给他们的温暖。

    灵界北地捧月峰,乃是月神殿的所在。

    自从上一任月神殿殿主月熙不在后,巨爪军团的大将军鲍伯就被调回捧月峰坐镇。

    梦中惊醒!身材高大如塔,长着一双火色猫耳的鲍伯将军,直接从床榻上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鲍伯将军体表冒着股股热气,体内第二丹田中的火炉嗡嗡震动,功体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屋子的地面上摆放着三大桶水,拥有第二火炉丹田的他,每次睡醒都需要大量饮水。

    鲍伯将军顾不得刚刚滚落的疼痛,爬到水桶旁,坐起来,一连将三大桶水喝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“这水,真是甘甜啊。”

    他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,第二丹田的热度下降不少,功体也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昨夜真是好可怕的噩梦,在战场上被我杀死的敌人都变成了一具具怨灵钻进了我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鲍伯将军使劲晃了晃头,自言自语道:“我的月神信仰是力量!按理来说,月圆之日,应该是美梦入境的,怎么这次是一场如此真实的噩梦。凭借力量,强者生存,弱者淘汰,难道这有错吗?”

    灵界北地,紫晶城内的一座医馆中。

    人族于万春从噩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于万春浑身大汗淋漓,不自主地吐出舌头,大口呼吸。

    “刚刚在梦中我变成了一只赖皮狗,好可怕的夜梦,”于万春急匆匆找到一面铜镜,看到镜子里疲惫不堪的人脸,才长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选择的月神精神信仰出错了吗?在梦里,我治病救人,却是干扰了病人的因果轮回。本来他们可以轮回成人的,却由于我的医治让他们多在人间生存了年月,而轮回后却变成了猫狗。天道平衡,非人力可干预。”

    于万春似乎明白了什么,他打开门窗,有风吹进来,有光照进来。

    他刚好看到一侧医馆大门的门匾,门匾上铭刻着悬壶济世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他的脑中回想起病人康复的笑容,那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于万春若有所思,而后道:“作为医者,治病救人,天经地义,这就是我选择的天道。”

    时间很快,又过去一个月。

    夜晚来临,满月银盘再次高高地挂在夜空中。

    和以往不同的是,月亮不会再带来噩梦或者美梦。

    它是明灯,只是让赶夜路的人不再怕黑。

    它是风景,只是让赏月的伉俪不再孤单。

    月夜下,一座无名山坡上。

    徐阳,鬼谷长阳,石惊天,紫花楹四个人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徐阳道:“夜屠大哥已经将月光圣境永久关闭,再没有人可以去到那里了,也不再会有新的夜猫一族。”、

    鬼谷长阳抬头望着天上的银盘,道:“也不会有什么额外的噩梦和美梦降临灵界。”

    紫花楹道:“灵界中占大多数的妖族和少数的人族几乎都有自己的月神信仰。一半是信仰力量,一半是信仰精神。经过了这一次的月神梦境事件,有的人信仰动摇了,有的人信仰更加坚定了。”

    石惊天道:“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信仰。力量是生存的手段,而精神是生存的意义。也许无谓对错高低吧。”

    徐阳道:“月白玉和月无暇两位神女化身的阴阳葫芦彻底封印在月亮中。不知道下一次她们苏醒会是多少年后?”

    石惊天道:“经过这一次的封印,她们一定会忘却之前的仇恨。”

    徐阳点头,道:“月若无恨月长圆。”

    鬼谷长阳的刀鞘中,传出妖龙雨夜的声音:“今天的月亮真圆啊。”

    引得众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今天的月亮真圆啊。”紫花楹微笑着看向身旁的徐阳。

    三个月后,徐阳和鬼谷长阳在灵界的一处秘地中,找到了一座八角形的古传送阵。

    鬼谷长阳道:“徐阳师弟,这古传送阵和普通的传送阵不同,它真的能将咱们送回中元界吗?”

    徐阳道:“这座传送阵在月神殿和天妖殿的典籍中都有记载,应该不会出错。”

    鬼谷长阳道:“我们就这样走了,你不会想花楹姑娘吧。”

    徐阳无奈道:“花楹姑娘暂时不能随我一起回中元界的,她作为花妖谷的圣女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她去做。”

    之后,两个人将足足十万数的灵石摆在传送阵的凹槽内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传送阵的八角位置,现出八尊猫脸人身的光影,这些猫仆光影嘴唇整齐开合,似念动秘咒一般。

    一道圆月之影升起,将徐阳和鬼谷长阳的身形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足足半晌后,传送阵又变得沉寂。

    徐阳和鬼谷长阳进入到时空传送的旅途中。

    灵界花妖谷中。

    一棵高大的花楹树下,一袭紫衣的紫花楹望着一个方向上升起的圆月飞影,痴痴道:“徐阳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捧月峰上,石惊天站在山顶,望着一个方向上飞快升起的圆月光影,摆手道:“徐阳和鬼谷长阳这一趟时空之旅,不知多长时间能回到中元界。愿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就在徐阳二人搭乘古传送阵离开后的月余,一名身穿紫色兵甲的男人找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紫甲男人的手里攥着一枚闪亮的紫色魔晶。

    “是中元界的西域魔主在召唤我,我魔风是时候回去中元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