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生命的赞歌

孑与2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夜读小说 www.xiaoshuoyd.com,最快更新我不是野人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七十三章生命的赞歌

    “以后,我们不再随便杀人了。”轩辕再次看了一眼桃花岛的遗迹之后,对仓颉道。

    仓颉皱眉道:“我们不再讨伐不臣之人了?”

    轩辕道:“我们在杀人,蚩尤在杀人,临魁在杀人,云川在杀人,到处都是人杀人,就连老天也在杀人,再这么杀伐下去,我担心终究有一天我们所有人都会死掉。”

    仓颉道:“我们部族里的人很多,可以说非常多,王,我们该如何安排这么多的族人呢?”

    轩辕道:“我们的食物不够吗?”

    仓颉摇摇头道:“不够,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不够就去找,再不够,我们就节省口粮。”轩辕的话说的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仓颉听轩辕这样说,有些失望,叹口气道:“是,这就安排族人去更远的地方狩猎,去更远的地方采集。”

    轩辕并不关心仓颉的心态,直接问道:“力牧原那边联系上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水褪去的时候,我们就已经派人联系力牧原,直到现在,没有人回来,我想,也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川部占据了常羊山之后,他们又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又开始修建城池了,看规模,比桃花岛还要大。”

    轩辕笑了,望着大河对岸道:“他果然没有让我希望,失败一次算不得什么,毁灭一次也算不得什么,只要种子还在,我们终究是要生根发芽的,终究是要长成参天大树的。”

    仓颉担忧的看着轩辕道:“王,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轩辕笑道:“自然是重新建立井田村,我们要在野象原上开垦土地,准备来年种植稻子,我们也要在力牧原上做同样的事情,而且,从现在就要开始了,等天气再一次变得暖和的时候,我要野象原,力牧原上都长满稻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我的王,洪水破坏了我们所有的井田村,也夺走了很多我们来得及收割的粮食。

    现在,我们的人都疲惫不堪,我们没有足够的粮食支撑他们在整个寒冷的季节里干活。

    王,您在发布一个我们没有办法完成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轩辕冷笑一声道:“那就不要休息,那就尽量的少吃,那就利用每一个人,每一头牲口,等待天气暖和之后,我需要在野象原,与力牧原上种植足够多的稻子。

    从明天,我会亲自在野象原上开垦土地,我会跟每一个族人一样,干同样多的活,吃同样多的东西,我的妻子们将不再不劳而获,我的儿子们也将自食其力。

    仓颉,你不要担心,我们一定会在天气暖和之后达成我们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云川就站在河对岸,。可是,此时的大河河面已经变得无比的宽广,虽然都在看河对岸,可惜,他们谁都没有看到对方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云川对阿布说了一声,就拍拍大野牛的脖子准备回到常羊山去。

    阿布道:“族长,大地已经干了,我们是不是要开始开垦土地了,要不然明年这个时候我们只能去流浪。”

    “开垦活动自然是要开始的,我们不是已经规划好了水渠,田亩,以及水塘,水坝了吗?

    先把这些水利设施制作好,等秋草枯黄之后,我们焚烧掉枯草,然后就可以耕田了。”

    阿布点点头道:“那就这么办,只可惜了桃花岛上的老桃树,我们以后再也没有好吃的桃子了。”

    云川大笑道:“放心吧,我们会有桃子吃的。”

    大野牛驮着云川离开了河湾地,径直向常羊山进发,在路上,云川看到了一株桃树,就从大野牛的背上跳了下来,看着这株只有两尺多高的桃树苗子对阿布道:“把它挖出来,种植到常羊山之野上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随从立刻开始挖掘树苗。几铲子下去之后,他们终于把桃树苗挖出来了,只是,在这棵桃树苗的根部,同样挖出来了一个异于常人的白色骷髅,桃树苗的根部牢牢地缠绕着这棵骷髅,两者已经浑然为一体了。

    阿布看着这棵桃树苗呆滞了片刻,就催促云川快点回常羊山,他自己带着族人沿着一条不算陡峭的坡路,开始寻找桃树苗。

    在族人崇敬的目光中,阿布总能找到长在乱草里面的桃树苗,一棵,两棵,三棵,直到一百棵。

    每一棵桃树底下都有一颗骷髅,骷髅上的肉早就不见了踪影,即便是骨头也开始发白。

    与第一棵桃树一样,所有的桃树苗的根部都与骷髅纠缠在一起,所以,阿布收集了一百棵桃树,也就收集了一百个骷髅。

    阿布记得那一场巨人逐日的故事,也记得那些巨人们纷纷倒在地上抽搐着死去的场景,他甚至记得自己掰开巨人的嘴巴,将桃核种在巨人嘴里的事情。

    有种植,就一定会有收获,阿布觉得现在就已经到了收割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巨人倒下,桃树站起来,巨人们的血肉滋养了桃树,再有一两年,这些桃树就会结甜蜜的果实,昔日的苦涩都会变成最美好的甜蜜。

    “仇恨就该种进地下,给它埋上甜蜜的种子,被仇恨催生的甜蜜果实种子,长大之后,就会忘记仇恨,结出甜蜜的果实。”

    这是云川在安葬防风氏巨人时说的话,阿布牢牢地记着,并且奉为圭臬,成为云川部以后处理事情的基本做事标准。

    一百棵桃树被阿布整整齐齐的栽在常羊山山下的向阳坡,只有接受阳光照耀的桃子才是最甜的。

    云川没有想到挖一棵桃树,会让阿布产生如此丰富的心理活动,并且将种桃子这种事情上升到了一种虔诚的宗教地步。

    “阿布,上一次在巨人嘴里种桃树是一种偶然,以后啊,人们种桃树的时候不用种在人嘴里,更不能随便杀死一个人用来种桃树。”

    在听了阿布对种桃树这件事的限制之后,云川非常的惊讶,他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。

    什么把仇恨种跟甜蜜的种子一起种到地下,然后就能消弭仇恨,收获甜蜜,这种鬼话,有谁信呢?

    “族长,我们自然不能杀人种桃树,而是准备在族人死后,把桃核放进他的嘴巴里,如果能结出甜蜜的桃子,就说明这个人是一个很好的人,心中没有仇恨,只有甜蜜。

    相反的,如果这个人死后含在嘴里的桃核不能长出桃树,不能结出甜蜜的果实,将说明这个人心中的仇恨直到死都没有消弭,需要他的后世子孙用更加宽容,平和的心态去面对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云川不明白阿布为什么要如此执着的创办这个“桃子教,”仔细想了之后,觉得这件事没有什么坏处,也就任凭阿布去做了。

    “你亲手种植的那一片桃林,注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的奇迹。”云川看了阿布种植的桃林之后,忍不住做出了预言。

    再回头看看自己还在冒黑烟的骷髅状山洞,云川越看越觉得邪恶,不过,当睚眦骑着大青马从他面前走过两遍之后,他就不得不祝贺睚眦,祝贺他大青马终于不再抗拒他了。

    “赤陵还不成,只要他上马,大青马就会重新发疯,所以,这匹马从现在起就是我的马了。”

    云川用悲悯的目光看着大青马,他没有想到大青马会这么快就屈服了,他也没想到大青马还有一点点坚持,那就是坚决向一个人投降,而不是向所有人类投降!

    野马群目前的场面极其凄惨,大青马终于低下了它高傲的头,其余的野马在遭受了非人的痛苦之后也开始变得温顺。

    不过,也仅仅是变得温顺而已,这些野马可以驾驭,但是想要当战马,这些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王亥悲愤的看着一头黑色的公驴正在侵犯一匹母马,他想要阻拦,但是被夸父给制止了,并且告诉他,族长想要一种介于马跟驴子之间的一种大牲口。

    这种大牲口不断吃苦耐劳,力气还非常的大。

    被侵犯的不仅仅是野马,同时,也有野马正在侵犯一些驴子,这些场面完全颠覆了王亥对人心的认知。

    他觉得云川正在毁掉这个野马群,正在毁掉他这个马王。

    精卫站在常羊山的最高处欢呼,在常羊山最高处跳舞,并且自以为是的亲自准备了三牲,向路过常羊山的各路神灵祈福。

    这一次精卫显得极为虔诚。

    她身上穿着没有一根杂丝的白色丝绸,头上戴着她能找到的最美丽的花冠,跳着她自以为最美丽的舞蹈,用世上最温柔的声音向神灵们恳求——保佑她肚子里的孩子可以安康!

    云川没有想到自己的孩子会在他已经绝望的情况下降临。

    尽管云川心中还非常的忐忑,他还是帮助精卫完成了这一场盛大的祭祀活动。

    结果,云川发现,除过他一个人有些漫不经心之外,其余的人都显得非常的虔诚,从阿布到槐鸮所有人都虔诚的为这个孩子祈福。

    尤其是阿布,他甚至扯掉身上的衣衫,露出他瘦骨嶙峋的胸膛,高举双手向苍天祈祷,他愿意用自己的命作为献祭,只求这个孩子可以安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