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开笼

会摔跤的熊猫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夜读小说 www.xiaoshuoyd.com,最快更新剑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大隋天下最美的女子是谁?

    这个问题,放到二十年前,或许还有争议,每个时代都有风华绝代的女子出世,才情绝艳,紫山聂红绫,书院水月,珞珈山扶摇……

    而放到这个时代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的答案,几乎没有争议。

    徐清焰。

    这位尚在西境,便引起天都震动,被当做太宗皇帝六百岁寿辰压箱底筹码的女子,始一露面,便惊艳了皇城所有人,大隋皇室的年轻权贵,出身圣山的天骄圣子,这些见过这座天下不知多少绝色的男人,无人不为之所心动,无人不惊叹于徐清焰的容貌。

    而一晃五年。

    天神山初辟后,站在大隋世俗至高点的宁山主,在玄神洞天,一闭关就是五年。

    倾倒大隋的那位徐姑娘,也随着销声匿迹了五年。

    尘世间,再也没有人听闻徐姑娘的消息。

    楚沛看到那席遮面皂纱的那一刻,便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这些年,默默在南疆,为光明布道的那人,不是别人,正是徐清焰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人的话,或许无法治好叶小楠的心病。

    如果是徐清焰的话。

    楚沛吐出一口气,道:“谢谢您,明日我会将她带到石山。”

    “陵月蛊惑百姓,聚拢香火。”

    徐清焰笑了笑,对楚沛轻声道:“这些信徒需要很长的时间静养,具体细节,你可以查阅当年鸣沙山案卷……南来城如果有民众出现了身体不适,执法司可以送到石山。”

    在最后的搜魂中。

    宁奕得到了陵月聚拢信徒的南疆洞天地址,而从缝隙界离开之后,二人第一时间赶赴此地,将这些信徒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今,在粗粝的光明教义洗涤下,这些信徒的情况有所好转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十年来,光明密会所遇到的,性质最恶劣,规模最大的邪教案卷。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楚沛反倒词穷了,他挠了挠头,只能挤出这么一句干枯朴实的感激话语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宁奕从树上跃下。

    他从眉心取出三把飞剑,柔声道:“执法司两次牢狱破碎,其实先后来看,都与我有着不可推脱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越狱事件,发生在十年前。

    是自己制作出了小子母符,导致执法司地牢壁垒被击穿,大量魔头脱困。

    第二次越狱……陵月能够伪装混入执法司,其实就是十年前的因果所至。

    修行到涅槃境后,越来越能看见自己身上丝丝缕缕缠绕着的无形因果,用“看见”二字其实并不恰当,命运因果无论何时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,只不过境界越高,看见的事物便越不停留在表面,而是向下向深处钻凿。

    用“感受”二字,更加准确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勐山,第二次抓握住命字卷。

    宁奕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了,命运在自己身上的流淌。

    当年栽荫,今朝乘凉,善恶福报,并非是上天注定,而是自己有意无意之间的造就。

    “宁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楚沛怔怔看着眼前的男人,还有那三把飞剑。

    “这三把飞剑,分别名为‘龟纹’,‘龙藻’,‘白虹’。当年在书院大君子手

    中,镇压辟邪,有浩然正气,如今随我征战多年,剑身虽然有所磨损,但内蕴炽烈光明,锋锐更胜当年!”

    宁奕抬起手掌。

    三把飞剑,缓缓悬浮而起,来到楚沛面前。

    “龟纹……龙藻……白虹……”

    楚沛一时之间怔住了,他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这三把飞剑的名字?!

    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“三把飞剑,已然启灵。”宁奕柔声道:“执法司新建牢狱,将这三把飞剑,悬挂于牢狱阵纹之上,自可镇压诸敌,恶念辟易,无法接近。”

    这三把飞剑,便留在执法司。

    自己如今对敌手段诸多,飞剑攻杀,只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“宁山主……这份大礼,实在是太重了。”楚沛连忙摇头,拒绝道:“这三把飞剑,实在太出名了。您以其攻杀诸敌,这份礼,执法司不能收。”

    “收下吧。无妨的。”宁奕温和笑了笑,道:“这是我欠南来城的。”

    徐清焰瞥了眼宁奕,轻声劝道:“你拿下吧,他这身份的大人物,怎会缺少飞剑?”

    楚沛闻言叹息一声,心想也是,宁山主何许人也?

    于是咧嘴一笑,连忙接过飞剑,如获珍宝,抱在胸前,躬身道:“谢过宁山主!”

    离开之时。

    楚沛的飞剑还在空中一波三折地摇晃。

    可见……这位南疆执法司少司首,是真的非常快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石山上空,就只剩下两人独处。

    “赠飞剑,是为了断因果?”

    徐清焰缓缓摘下皂纱,同时开口了。

    女人的感觉果然敏锐……宁奕心里如是想道,他点了点头,道:“南来城的动荡,灾难,在命运层面,其实与我有关。”

    这三把飞剑赠出之后,宁奕感觉浑身轻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只要他一口心念还在,这三把飞剑,便足以威慑执法司地牢!

    此后南来城,会太平许多!

    “这天下事,自然与天下人有关。”徐清焰神情平静,幽幽道:“遥隔万里的北方倒悬海,引起一场惊天动地的海啸,或许……就和南疆一只微不足道的鸟雀,煽动翅膀有关。”

    她也是执掌过命字卷一段时日的人。

    环环相扣,终成命运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你是准备为自己铸造一把本命飞剑吧。”徐清焰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宁奕之前从没有在徐清焰面容上见到这样的笑意。

    自信而又笃定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宁奕也笑了,问道:“你怎么猜到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猜,我就是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朝夕相处了一年的缘故……”

    徐清焰笑着摇了摇头,说到这里却停顿了一下,声音缓缓拉长,道:“这一年里,我悟到了很多……所以我想,你应该也悟到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宁奕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的确。

    在勐山地界,一载光阴,比玄神洞天五载闭关收获更大。

    那颗归俗的凡心,几乎让宁奕触摸到了“涅槃境”的玄妙!

    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。

    想要在神池之内,塑造一把,真正属于自己的飞剑!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你又要闭

    关了么?”

    徐清焰望向宁奕,眼神中有隐约炽烈起来的光火。

    “这次不了。”

    宁奕洒然一笑,说道:“既然劫数自有命数来定,我何必闭关,来寻求破劫的机缘?更何况,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倒悬海已经开始退潮。

    当海水枯竭,两座天下的战争便会爆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外面有很多人,在等我成为涅槃。”

    宁奕站在石山山顶,眺望南疆层层山雾。

    他淡淡笑道:“在勐山生活的这一年,其实已与凡俗之人无异。生老病死,花开花落,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意外。那缕神火……燃着也好,灭了也罢,如今我是真真不去在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火劫又如何?无须闭关,我自能打破一切劫难!”

    宁奕举起手中的书卷。

    他认真说道:“虽然目前来看,还有些简陋……但不得不说,光明教义真的写得很好。若有朝一日,终末谶言降临,这卷书会救很多人。”

    徐清焰怔了怔。

    小石山前,数千诵道者,堕落于黑暗之中,因为这卷教义内蕴藏的光明与神性,使得他们得以清醒。

    你无法使一个放弃自我的堕落者,一夜之间,成为圣人。

    所有事情都是循序渐进。

    即便是佛门的那句名偈,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所指也并非是一念放下,而是时刻反复,日夜坚持,方能一步一步,登临彼岸。

    但未曾愤怒者,无法领悟真正之宽恕。

    没有人比这些深陷黑暗之信徒,更能感受到如今光明之炽烈。

    “牢笼所在,不在眼里,而在心中。”

    徐清焰的笑声很轻,还带着些许自嘲的意味,“我只是……替他们打开了笼门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笑。

    宁奕听得很仔细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,说道:“除了南疆,还有很多人,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这已经算是一种邀请。

    光明密会的存在,对徐清焰而言已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听出了宁奕的邀请之意,如今的徐清焰,却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如果我能帮世间开一片光明,自然会挺身而出。可如今……南疆之人尚未顾齐,哪里还有其他余力?”

    宁奕怔了一怔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徐清焰说得很对。

    留在南疆,与去往其他处,并无区别,因为南疆之人,天都之人,都是人命,无论富贵贫穷,生死面前,并无高低贵贱之分。

    “如今来看,你我能力都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徐清焰笑了,打趣道:“执剑者,看来我们俩的路还很长呀。”

    这是平生第一次,她拒绝宁奕。

    徐清焰悠悠吐出一口气,望向远方缭绕的山雾和烟云,从未有一刻像如今这般,她感到自己内心竟是如此的满足,她聆听到了心湖深处的声音,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自由,明白了什么是属于自己的追求,执着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宁奕是光。

    她才喜欢光。

    宁奕望向身旁女子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这是第一次,徐清焰站在他身旁,真真正正的并肩而立,不向后落下一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