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0章反转

北九竹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夜读小说 www.xiaoshuoyd.com,最快更新我家王妃是逗比最新章节!

    知府大人其实在白元等人出现的时候,就明白了一件事情。今个要是在想要对付牧夜霄一行人,已经是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毕竟就算是给他下命令的石家,也得罪不起白家啊。所以今天的事情,只能按照大周法律来处理了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你儿子说的,可都是事实?他没有不孝的地方?”

    老太太哪里听得这样的话,哼了一声:“当然有了,我是他娘,不就是去他家多拿了几件衣裳,他就把我送官,还让我赔钱,这不是不孝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千九九闻言忍不住笑了:“这位老太太,你还真的是很会颠倒黑白啊!我们当初处理这件事情的人都还在,你还能这般胡言乱语,简直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牧夜霄这个时候也主动开口:“知府大人,这件事情,还正好牵扯到,我们被你叫来的事情,那就让我来说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被状告的人,并不是这位老太太,而是站在老太太身边的那个小姑娘,是她跟随自家祖母闯到别人家中,弄坏别人的衣服,这理应赔偿。”

    知府大人脸上闪过一抹尴尬:“是,这个确实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    方大山这个时候,叹息了一声,也开口,看着知府大人:“大人,小人是曾经忤逆了母亲的要求,但是那些要求,小人真的无法答应。别说是草民自己,但凡是个人,都不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知府大人有些好奇,直接开口追问:“哦?你拒绝了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方大山也没有隐瞒,直接全盘脱出:“她要我卖了自己的小女儿,甚至一个月给她五十两。草民从来没有忘记对她的孝敬钱,而且草民家中,日子还过得下去,不会卖儿卖女的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的人听到这些个话,瞬间惊呆了。原来这个老婆子这么狠毒啊,居然要让人家卖了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也是,这样的人,让人怎么孝敬的起来啊,简直就是恶魔嘛。再说了都分家了,做事还这么过分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外面的人,对自己指指点点的,说话也是难听,忍不住看着知府大人:“大人,不是这样的,你都保证了,我们今天能够打赢官司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出来,知府大人的脸色瞬间苍白,甚至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白元,白元现在也是一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这里面,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?知府大人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啊?”

    知府大人这才想起来,去阻拦老妇人的话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本官之前,见都没有见过你们,怎么可能给你们做什么保障?”

    老太太才不管呢!反正看到自己要输了,什么话都说:“那不是这样的,送我们来的石家人可说了,你会帮助我们的。上堂也就是走个形势,怎么现在不是这样啊?”

    她也不是个蠢人,反正到了现在了,眼看不可能打赢了。有些话还是要说的:“当初说好能够保证我们打赢官司,我们才来的。不然的话,我也不会来状告自己的儿子啊。是你们家大业大的,威胁我老婆子,为了我老婆子的家人,我才来的。”

    牧夜霄和千九九对视一眼,这事情出现了不一样的说法啊。老太太从最开始的强势,变成现在的被逼而来,这反转,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。

    “上面的大人,虽然我老婆子平时是恶了一些,那也不过是看我二儿子过得好了,想方设法的掏点钱,来补贴我大儿子而已,也没有恶意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她好像还挺无辜啊,还有石家,这里面跟石家又有什么关系啊?白元也是有些好奇:“你说的石家是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老太太摇摇头:“老婆子我也是不知道的,只知道那石家是仙游镇的大户人家,我们小门小户的也得罪不起啊。而且那石家还有人在京都当大官,不听话的话,我们都要死的。”

    白元一听,瞬间就怒了:“简直是岂有此理!知府大人你是不是该说说,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?你知不知道石家的事情?”

    知府大人也是被吓了一跳,这个时候,好像在抵赖,也是不行的。白家的人,查案也的一流的,肯定迟早能够扒出来真相。

    还不如趁着石家不在的时候,把罪名都推到石家身上,这样一来起码能够留下一条命吧。

    “大人,小人也是被逼无奈啊。那石大人说了,要是小的不听话的话,下场可不惨啊。而且还有一件事情,小的之前上报的打谷机的事情,没有加上牧县令等人的名,这也是石家的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打谷机的事情,看样子也是十分的热闹啊。南南听到这个话,也是上前:“白大人,说道打谷机的事情,我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白元心中惶恐,倒是立刻开口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南南点点头:“是,这样的,打谷机是我娘设计出来的,当然是为了天下的百姓……原本童大哥也是好意,想着来府城售卖打谷机,毕竟府城的人,也是会需要的。

    结果童大哥来了府城之后,打谷机刚摆出来,就被人抓到牢中了。现在也没有放出来,我经过这几天的打探,才发现原来,是知府大人早就用打谷机的图纸,卖给了府城的几家人。

    让他们用打谷机来赚钱,这根本就违背了打谷机被发明的初衷,还请白大人做主,放了我童大哥,并且严惩知府大人。”

    知府大人倒是没有想到,这个小公子居然这么狠啊。这件事情也翻出来了,心中更是忐忑不安了。

    白元点点头:“你们去将牢中的童如玉给请过来。另外去将府城卖打谷机的商家,全部带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看了一眼知府大人:“至于你,本官倒是没有资格处置你的,这样吧,你犯的错,也都不是小错,把你押送回京,会有专门的人来惩治你。”

    知府大人这下子倒是吓了一跳,他就是贪了一点钱,还有听从石家的话,怎么就还需要专门的人惩治他了?

    “大人,下官有错,还请大人开恩啊,饶命啊。都是石家指使的,下官冤枉啊。”

    这专门的人来惩治,那可是要人命啊。而且万一,还连累全家的话,那岂不是有口难言。

    白元倒是有些同情这个知府大人了,惹谁不好,偏偏去惹最不能惹的人:“该上报的东西,你竟然隐瞒,就因为石家,你就敢犯这欺君之罪,冒领功劳,可不是我能够做主的,还是进京吧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是不是冤枉,进京之后,是冤枉的也好,是被人指使的也好,你自个和京里的人说吧。先拿下,下大狱,等着京里的人来提人,这段时间,本官暂代知府职位,等到朝廷另外委派知府下来。”

    出来的钦差,每个人都是有这个权利的,暂时替代一方大员。知府大人听到白元的话,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,整个人坐在一旁,十分的萎靡。

    而老妇人等人看到知府大人都被拿下了,心中也是害怕的求饶:“大人,我们真的是被逼的啊,还请大人开恩啊。”

    白元对着几个人是十分不屑的:“被人逼迫,要置自己的儿子于死地,本官还是第一次见,人都说,虎毒还不食子呢!你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都没有说出来,老妇人已经忍不住先开口了:“大人,不是的,这人不是老婆子的亲生儿子,只是捡的。老婆子把他养这么大,还给他娶媳妇,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这不是我自己生的,和我自己个生的比起来,肯定是我自己生的更重要啊,老婆子真的是被逼无奈的啊。”

    那哭兮兮的模样,而且给出来的理由,好像也是可以成立的。只是这个理由,却是将方大山给惊呆了:“娘,你说什么呢?你不能为了脱罪就胡说八道啊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哼了一声:“才不是胡说八道呢!你真不是我儿子,是我捡的,就是路边捡的,当时你身上穿的不错,而且还有一块玉佩呢!玉佩现在还被我藏在家中,你要不信,我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方大山愣住了,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白元挑了挑眉:“石家人,是不是也在仙游镇啊?”

    老太太点头:“是的,就是仙游镇的石家人逼迫我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白元哦了一声:“既然这样的话,那本官就在多走一点,去仙游镇继续审吧。来两个衙役,把她带回去,找出你说的玉佩,还有其他可以证明,他不是你儿子的东西,在到仙游镇衙门继续审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你们在派一队衙役,去将仙游镇石家的人,都带到仙游镇县衙大堂,本官继续审。”

    牧夜霄到是很欣赏白元了,这样到是最好的办法了:“牧县令,你们一家也算是遭受无妄之灾,就回吧,仙游镇县衙审案的时候,可以旁听。”

    牧牧夜霄拱拱手:“多谢大人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的事情,处理完了。剩下就是打谷机贪污的事情了,原来的知府还被压着跪在一旁,处理完这件事情,才能收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