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5章

小小羽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夜读小说 www.xiaoshuoyd.com,最快更新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等着你!”

    古争眉头一跳,伸出一只手指对它摆了摆,一副挑衅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方的威胁他怕吗?一点都不怕!

    “唰唰”

    妖魂不再说话,两个黑白的伞一左一右分别夹击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还在半路当中,那黑色的伞就被虚灵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白色那把伞已经从旁边绕过来。

    古争把手里的魂石收起来,然后拿出一把这里的制式武器也同样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方这个体型和刚才已经小了许多,虽然气息看起来还依然不弱,但是古争就不相信,对方用此术来逃脱还能和之前战力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白色伞即将靠近的时候,也学着之前的招数,整个人浑身急速旋转起来,同样在半空留下一道白色,气势汹汹地冲着古争撞击过来。

    “外强中干!”

    古争举起手中的武器,不屑的喝道,同时一刀狠狠劈了过去,无数的劲气凝聚在刀身周围,让黑色的刀身看起来明亮异常,大有开天辟地的气势。

    之前对方给自己的感觉,是一种绝望势不可挡的气势,可是面前顶多是有一丝危险的气息,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“铿锵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响声,眼前的白色妖魂顿时飞了出去,身上旋转的气势也同样消散。

    而古争看着手中断成一截的武器,也是愣住了,没有想到自己挑专门加强的武器,也同样如此脆弱。

    这才想到,这些东西似乎是给那些士兵使用,哪怕加强,对于他来说还是非常脆弱。

    不过那白色妖魂也实力下降得非常厉害,和最初的相比,简直不是一个曾经,就像才刚踏入大罗中期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而那边虚灵此时已经成功压制住黑色妖魂,直接一杆子把对方给抽飞出去,正想去追杀之刻,黑色妖魂一闪,来到白色这边,两者再次融合在一起,恢复了本来的样貌。

    “剑威四方!”

    恢复本身的妖魂,根本不在废话,整个身子陡然窜起,在伞架之上,原本那些利刃竟然从中正挣脱开来,如万剑般在伞周围升起,并且在急速地涨大。

    那些利刃在涨大的同时,同样也在合在一起,每一次融入,就让其中的威力更加强悍几分,几乎眨眼睛,原本围绕一周的利刃就只剩下几个巨大的利刃,仿佛巨剑一般,依然还在融合着。

    悬浮在半空的古争呼吸一滞,一股恐怖的威压从那些利刃上传来,让古争的身形从空瞬间跌落在地上,仿佛一座无法抗拒的山峰,正在头顶拼命地压着他,让他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而他脚下的土地已经寸寸裂开,不断朝着四周蔓延着。

    那些扬在空中的利刃,仿佛一个个勾人性命的杀器,整个空间都充满肃杀的气息,让人觉得等到落下之时,就是杀戮到来之时。

    这边虚灵已经来到古争的身边,二话不说顶起那金色的盾牌,甚至连手中的武器,都幻化成第二层黑色盾牌,把古争给包裹期内,而他却没有任何防护,显然她觉得他根本挡不住对方这含恨的一击。

    等到虚灵做到这一切之后,空的利刃已经只剩下来两个,那尖头弯下的立钩,更是闪烁催人性命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你不死谁死!”

    随着妖魂的一声怒吼,最后的两道利刃呈十字形朝着下面狠狠地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以古争为中心,在上面利刃下落的同时,直接轰踏下一寸,地面之上更是出现和天空为之相映的裂痕。

    仅仅是下落的威势余波,就让外面的金色盾牌开始不断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极强大罗中期的全力一击,虽然算不上真正的惊天动地,可是对于古争来说那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。

    本身虚灵的修为就逊色对方不少,现在更是以不擅长的防御,更是难以阻挡对方。

    “唰”

    在旁边的虚灵陡然消失不见,再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来到头顶,浑身上下白光直冒,如同盛开的白莲花一样,那么的圣洁,一头撞向了上面的第一个利刃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在靠近利刃旁边的同时,虚灵直接伸出双手,大无畏的保住上面,整个人身子被那凌厉的气劲一冲,顿时有些虚幻起来,不过下一刻他身上更是如极昼一般,直接在空中绽放开来。

    它用自己的自爆来强行削弱对方的攻击,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一跟利刃,直接和虚灵在空中消失不见,巨大的余波更是让上空那一个利刃也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空中的妖魂见状,整个身子急速一缩,再次恢复成一把伞的样子,然后在空中一划而过,重重的击在半空利刃的中间,让原本有些摇摆的利刃瞬间稳定下来,更是加速冲下。

    空中的巨大余波还没消散,利刃就已经冲破而出,斩入最上面的金色盾牌之上。

    金色盾牌在接触的瞬间,只是猛然一颤,似乎想要化解身上的力量,可是那股力量显然已经远远超出它的承受能力,瞬间化为一团金光粉碎在空中。

    利刃稍微一缓,随后就落在第二层的防御之上,一层涟漪从上面冒出,眨眼睛就形成一条密密麻麻的波纹,在上面激荡出来。

    经过前面的阻挡之后,利刃的威力下降不少,可是仅仅三息过后,这条白色盾牌也同样崩溃散开,可是在飞溅的同时,一抹黑光竟然从其中冒出,飞速钻入面前的利刃当中,在其中大肆地破坏起来。

    接连突破两道防御的利刃,也没有了最初那势不可挡的气势,尤其黑光在里面的扰乱下,似乎连气息都有些不稳定。

    随着白光散去,露出里面脸色平静的古争,在他的面前还有一层五彩的护罩,看起来比前面两个的防御还要更加地强悍。

    妖魂没有想到古争这边竟然有那么多防御,甚至不惜以牺牲一个大罗中期的属下,来减少自己受到伤害,这点是他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攻击似乎不能对对方怎么样,整个身子在天空急速张开,一圈细密的黑色纹路在表面升起,随后伴随着锁链的晃动声,那些黑点全部从表面升了起来,化作无数的黑色雾团,在它们当中,一条同样粗壮黑色锁链相连。

    妖魂浑身一转,带动那些黑团也同样旋转起来,一条巨大的黑色巨柱成型,随后在疯狂的旋转中凝聚,最后凝缩十丈大小,如实质的黑峰,随后赫然在空中下落,直至下落才和利刃相接的古争。

    他已经拼尽全力要杀死古争。

    【看书领现金】关注vx公 众号 看书还可领现金!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利刃还没有和下面分出胜负,巨大的轰鸣声从空间轰然炸起,周围地面快速地崩碎起来,甚至连周围都簌簌掉落着石子。

    巨大的风暴席卷而出,把方圆百丈坚硬的地面硬生生给削掉三尺。

    如此巨大的动静,甚至在外面的人,都能看到孤峰在微微颤动着,似乎想要崩塌一样。

    “古大人不会有事情吧?”

    在外面的骚乱已经全部安顿下来,肖安看着孤峰的异样,有些忧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他们把那些妖魂给解决之后,就连忙进入里面,帮助折行把这些捣乱的妖魂给全部收拾了。

    他们倒是没有多大伤亡,但是那些平民却不少被误伤了,也没有办法,索性损失到非常少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问题,这些妖魂实力虽然强,可是已经被我们早就看破计划,这里又不可能进来大罗以上的妖魂,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肖青眼睛也同样看着渐渐平静地孤峰,信心满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知道,到底里面发生什么事情,感觉非常乐观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想到肖青的话,他也不打算深究下去,准备审讯几个被抓的俘虏,说是审讯,实际上是和搜魂差不多的法术,虽然过后对方也跟死了差不多,但是他们才不会在乎。

    在孤峰内部,在猛烈的震荡,也会有消散的时候。

    随着里面平静下来,感受体内的消耗,有些疲惫的妖魂已经再次出现在天空,盯着下面的黑色烟雾,可惜他也看不透自己攻击留下的烟雾,不过在它想来,对方哪怕不死,也离死不远了,和废人没有多大区别。

    这点它很自信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想要下去,冒着被对方同归于尽的危险,查看一番,在远处急速飞来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看着虚灵再次出现在他面前,哪怕他也不敢相信,他可是明明看到对方的已经自爆了,死得不能再死了,可是现在却眼睁睁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可惜他哪怕不相信,也不能改变虚灵再次出现的事实,随着他的接近,空中再次凝聚而出他的武器和盾牌,朝着对方飞去,看起来也没有丝毫损伤。

    这让妖魂再次一愣,如此诡异的事情,已经超出对方的想象。

    如果虚灵还可以说对方某种寄托而产生,寄物不会,在某种条件下还能出现,可是对方的手掌的法宝明明也被摧毁了,怎么可能还出现。

    就在对方发愣的同时,一个慢悠悠的东西从下面黑雾当中飞出,速度看起来也不慢,不过只瞄了一眼之后,只是一颗普通的魂石,还想用这个办法来干扰,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能看出来下面的虚弱,稍微一想,妖魂就不再关注,准备闪开虚灵的攻击,不再和对方硬拼。

    去找到附近对方的寄物,毁掉对方,这虚灵也就自行消灭了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他眼神移开的瞬间,原本慢悠悠的魂石突然一个加速,几乎瞬间就已经来到它的身边,散发着一股令人颤栗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是真的!”

    妖魂心里陡然冒出一个想法,身形立刻就要闪开。

    让他绝望的是,在他身边一个金色盾牌已经出现在他的侧面,成弧状彻底挡住他的路。

    哪怕他只要半息的功夫就能突破,可是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在他动手的同时,旁边的魂石已经悄然地炸开,没有什么狂风骇浪,只是平静的冒出一缕缕精纯的黑雾,急速把妖魂给包了起来,根本不给对方逃离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啊啊”

    妖魂的惨叫声瞬间从里面黑雾中发出,整个黑雾不断冒出凸起,变得奇形怪状,似乎里面的妖魂想要冲出来,可是能让对方忌惮的东西,岂是那么容易打破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半盏茶的工夫,里面的惨叫声越来越低,连对方的挣扎也能看出来,越来越微弱。

    古争已经从下面飞出来,站在半空看着妖魂的惨状,身上也是有一片血迹,对方的攻击那么凶猛,哪怕到最后还是受到了不轻的伤势。

    但是利用前几次的虚晃一枪,这一次自己在上面附加一丝幻术,让对方以为自己在恐吓它,不让它下来,结果对方就这么简单上当了。

    此时面前的黑雾已经越发地黯淡了,朦胧之间可以看到对方的轮廓,虚灵站在古争前面不远,警惕地看着面前,一旦有任何危险,将会毫不犹豫得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的担心是多余。

    黑雾还没有溃散,感觉还剩余三分之一的时候,里面的妖魂就直勾勾朝着地面上落去。

    此时整个身体破破烂烂,上百个大小不一的窟窿在身上,就像被硫酸浸泡的那种,气息更是跌至了低谷,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果真不愧是大杀器啊,要是在弄一个防身就好了,好像妖魂虚弱到一定程度,就没用了,还真是奇怪,要是一鼓作气杀死对方就更加完美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来那仓库还有两枚,古争有些兴奋地想到,不过神色很快就平静了,对方那都是压箱底,肯定不会给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看着下面偶尔抽出抽搐表示自己还没有死的妖魂,古争直接吩咐说道。

    他可不愿意上前,万一对方还有什么后招,拉着自己那就惨了,小心为好。

    虚灵闻言立马下去,手中的长枪直接从空中往下抛去,对方根本没有任何挣扎,死死把对方给钉在地上。

    本来就重创的它,此时更是受到最后一击之后,没有多余的动作,直接化为漫天的黑光溃散开来。

    古争看到这里,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这一次对方死得不能在死了,还真是强大。

    而虚灵在对方溃散之后,也同样化为一团白光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在远处,颜雨飞提着手中的云荒剑也飞快地赶来,哪怕仅仅是指挥虚灵,她也是满脸的疲惫。

    “只有二次了!”

    颜雨飞来到古争身边之后,把云荒剑交给古争,没头没尾地说一声。

    古争一愣,然后接过云荒剑,朝着剑身的玉璏空间看去,这才发现了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原本碧蓝的天空此时有些昏暗,就连海岛旁边的海水,竟然足足下降十几丈之高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我会尽可能找到补充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古争郑重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的意思很明确,虽然虚灵是由灵卫为基础,聚集而成,可是消耗也很大,尤其对方死后想要补充,更是耗费巨大。

    平常战斗有灵卫的支持足够了,那仅仅是把对方召唤出来,可是死了想要重新凝聚,就要补充那巨大的亏空,而补充就是抽取玉璏空间里面的储备,也就是虚灵顶多在死两次,玉璏空间就空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古争有些头疼了,毕竟他还幻想玉璏空间储备满了以后,到底这把剑有和威力,还没有找到补充的地方,就开始吃老本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没事了,我必须要回去休息一段时间了。”颜雨飞在旁边打断了古争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哦,那行,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,等你好了再出来。”古争闻言,看着对方强撑的精神,立马点头同意,同时松开了云荒剑,悬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颜雨飞看着云荒剑,身形开始变得模糊起来,随后她的身影化为一道白光,没入其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古争伸手把云荒剑抓住,随后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四周一片狼藉,摇了摇头,这才吞下一枚丹药,只要上面那心脏无碍,其他都不是事。

    不过他刚刚想要离开,眼睛扫过刚才那伞状妖魂的地方,立马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对方死去的位置,一对看似小巧的玉石躺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一个通体黑色,一个浑身白色,在上面却分别有白字和黑字,铭刻在内部。

    阴!阳!

   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,那两个字永远都冲着正对面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那妖魂身上的?”

    古争把这两个玉石给捡起来,两个鸡蛋大小的东西,正好放在手中。

    感受手中冰凉的气息,古争稍微查看一番,也没有发觉任何奇特之处,感觉就像普通的两个玉石。

    本来他还以为这两个东西,和那个伞状妖魂有关,甚至就是对方所化,可惜并不是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对方那毫无破绽地隐藏,或许这才是对方不被发现的关键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肯定要收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古争的身形沿着回来的道路,疾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没有告诉苏飞颉,黄卫给他徽章同样可以避免这里陷阱机关,黄卫特意嘱咐他,是因为为了保护他的安全,在路上的时候,免得被妖魂给趁机杀死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想不到的是,真正苏飞颉早就死去,一直为他们卖命的却是他们的死对头,要是他们知道恐怕都要羞愧死,竟然被别人摸到高层地步。

    要不是对方所谋很大,估计从上到下都会遭受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古争从这边离开之后,稍加安抚那边之后,直接冲往南城那边,发现一切都已经平定,只有几个普通的卫士驻扎在这里,没有浪费时间,直接朝着外面巡逻队的驻地飞去。

    他让自己的属下把事情做完之后,就要重新聚集在这里,重新开始警戒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古争可没有想到对方的潜伏那么久,人数那么多,以为在外面有一只精英妖魂队伍,里应外合进来大肆杀戮一番。

    “古大人,糟糕了!”

    古争才一道院子里,肖安就从里面迎了上来,有些焦躁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