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农民对爱情的执着解读

十一万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夜读小说网 www.xiaoshuoyd.com,最快更新临时夫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陈小雨依旧在惨嚎,哭得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她许是感觉到在我俩面前无地自容,跪坐在地面上,一直不敢面对我俩,哭的声音很大,甚至算是凄厉,还不断地用脑袋撞击门框。

    她这种自残的行为,在我这儿,得不到一丝的怜悯,一个连自己怀了谁的孩子都不知道的女人,值得同情么?

    我不知道,但老实巴交的张强,却愿意相信她,可怜她,爱护她。

    眼见着他上前安慰陈小雨,铁打的汉子,居然声音小得像蚊子,生怕刺激到了悲痛中的女人,我点燃一根香烟,转过了身体,不忍去看。

    “小雨,别哭了,大不了,咱们回大山庆,纵然富贵不了,起码一家人在一起,图个安稳。”

    “别去想那些豪宅,豪车,那不属于咱,咱就是普通的老百姓,属于朴实,归于无华,这就是命……”

    张强木讷的解释,换来的却是她一句冷冰冰的反问:“让我跟你一起回去,每天面对土房菜地,喂猪带娃么?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话,转头看了她一眼,很想过去一把拉开手足无措的张强,但我忍住了,陈小雨冰冷的眼神,脸上挂着泪珠,表情却强势得不像话,或许,只有在张强面前,她能如此的随心所欲,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因为,也只有张强,能如此包容她。

    果然,她的一句话,瞬间让张强哑火,不知道怎么回答,嘴巴聂诺了几次,说出一句:“小雨,我不要你干活儿,我能干,你呆在家就好,我有力气,我会木匠,能养活你。”

    陈小雨冷笑了两声,很看不起。

    张强再一次受到了轻视和打击,可依旧在劝她,不管陈小雨如何冷面相向,他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安慰。

    陈小雨被她劝得烦了,一把推开张强,站起身,用手擦了擦眼泪,异常认真地看着他说了一句:“人都是会变的,你对我的好,我一辈子都记得,我已经迷恋上了现在的生活,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要离开,却被张强一把拉住,她挣扎了两下,见挣扎不开,立马吼了起来:“你能不能不管我?我不是你老婆,你也不是我老公,你凭什么管我?放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强面色通红地看着她,说不出话,却死死地拉着她的小手,不让她走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冲她说:“你知点好,拉着你,是因为他爱你。”

    她朝我冷笑一声,随即看着张强,戏谑地翘着嘴角:“是不是觉得,你睡了我一次,就有义务管我了?”

    张强没有回答,额头上青筋暴起,红晕爬满脸颊,手掌轻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陈小雨一把甩开他的手,道:“别傻了行么?我让你睡了一次,是感谢你照顾我父母,你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拉开了房门,这次,张强没有去拦她,而是像个木偶似的站在原地,眼神呆滞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样走了?”我冲她吼道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看着我:“不然呢?问我要那些花掉的钱啊?”

    “钱,我不要,我就想要个答案。”我面色如常地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”她捂嘴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,说了一句“男人都不是好东西”之后,咬牙看着我:“你不就是想知道孩子是谁的么?行,那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眉毛下意识的往上一挑。

    她面色异常的平静,说:“我回了老家之后,跟张强睡了一次,报答了他的恩情,就回到了平远,但又不好意思来找你,就找了个酒吧随便放松放松,可能是上天都看我可怜吧,让我遇到了贝贝,哦,就是你们打的那个,他对我很好,请我喝酒,唱歌,那一晚上,我觉得,是我这十九年来,最放松开心的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我听得很认真,只见她话锋一转,冰冷的眼眶里喷出两条火焰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可我哪儿能想到,他们这群人,请我喝酒就是为了我的身体,我喝醉了,那一晚上,五个人吧……呵呵”她笑得有些疯癫,手掌抚着门框,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一连几天,我都跟他们在一起玩儿,没多久,我身上的钱,就花光了,但我却发现,我居然爱上了贝贝,更爱上了这种生活,没有了钱,贝贝对我没有以前那么好了,经常对我发脾气,我不忍心看他难受,为钱懊恼,我就主动说,钱,我去找,于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找上了成浩?”我接过了话头。

    她凄然一笑,反问我:“我还认识其他的有钱人么?”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听到这里,终于想通了整个事件的脉络,心里却更加难受,就好像塞进去一百斤石子儿是的,闷得慌。

    一次偶然的相遇,让这个处世未深的女孩儿,一步步地走向了深渊,而为了那些奢华的生活,糜烂的夜晚,她不惜一切地欺骗周围的人,至此,已经深陷,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她的傻,她的天真,她的无知,让她成了别人的工具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你也安心了,呵呵,我早知道,你想赶我走。”她捋了捋耳发,冲我摆摆手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地抬手,那个妖娆的身影,已经被黑暗所淹没,我看了两眼床沿上挂着的两件睡裙,心里难受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她的这些经历,让我很痛心。

    “她,她走了?”回过神里的张强,慌张地张望着门外的黑暗巷口,整个人异常的憔悴,见我点头,他跟着就要冲出去,我双手拉着他的胳膊,面色狰狞地冲他大吼:“别追了,她变了!变了,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她是小雨,永远都是我的小雨……”他掰着我的手指,脑袋无力地晃悠着,嘴里喊着小雨小雨,看得我心里一疼,自然地放开抓着他的手。

    张强追出去了,而我,却独自坐在矮凳上,回忆着,我们以前的种种,苦笑不已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之后,我突然发现,脸颊上一阵滚烫,用手一抹,才知道,那是泪水。

    再次打量起空荡的房间,才猛地觉得,这次,她是真的走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心里有些空,更多的,却是释然,也为她感到不值,更觉得,张强的可怜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我在巷口的石墩旁边,看见了他,他脑袋深深地插进大腿,肩膀耸动着。

    我连忙上前扶起他的脑袋,一张满是泪痕的粗狂脸颊引入脑海,这个铁打的汉子,此时居然哭得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张哥,回家吧,明天太阳升起时,你依然拥有追逐幸福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我扶起了他,他的身子软弱无力,一下子又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“张哥,世界上不止她一个女人,你又是何苦呢?”

    他看着我,双手抱着脑袋,声音沙哑地吼道:“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,第一个啊!”

    他舍不得,他心痛,而我,又何尝不是呢?

    陈小雨都是我们的第一个女人,但我们,却不是她第一个男人,更不是唯一。

    我叹息一声,无声地拉着他往回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天不亮张强就走了,留给我一张纸条,上面歪歪曲曲地写着几行字,大概意思是,他要去找陈小雨,无论如何也要把她带回家,只要她愿意,张强就娶她,养她一辈子。

    我再一次被震惊,震惊于他的大爱无私,震惊于他那对爱情水晶般的美好憧憬。

    而我能做的,就是收拾好陈小雨以前的生活物品,一起打包,邮寄回大山庆。

    陈小雨一离开,我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很多,心情变得舒爽起来。

    回到公司,第一时间就被叫到了丁佳一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当她对我说了三分钟之后,我皱眉抬起了头:“你说什么?你让我去当监理副经理?”

    “升你的职,你还不乐意?”她白了我一眼,收拾着桌面上的文件,继续说道:“盛世印象那个楼盘,马上就要竣工,你过去,多看,多学就行,其他的不要管。”

    她递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,看得我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我搞不懂为啥她突然升我职,难道说压榨折磨我几个月之后,良心发现?觉得我是可造之材?

    还是说,她已经厌倦了折磨我的方式,准备来个狠点的?

    我不相信这样的蛋糕会落在我身上,还没等发问,就被她无情地撵了出来。

    出来后,我心不甘地找到了她的秘书,高雪,一个27岁,身材丰腴,却冰冷得好像千年寒冰的知性美女。

    “高秘书,丁总为啥让我去工地啊?”

    高密冷冷地看了我一眼:“让你去你就去得了,问那么多干嘛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这心里不托底啊。”

    她懒得解释,说我去了就知道了,直接扭着屁股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擦,不告诉我?老子总有一天要融化你这块千年寒冰!”

    心底有气,发不出,只能在嘴上占便宜。

    当我下午抵达盛世印象项目部办公室的时候,一个让我愤怒的人影,正坐在大班台后面,对着我冷笑连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