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56章年会,意外发生(2)

唐玉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夜读小说网 www.xiaoshuoyd.com,最快更新陆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5356章年会,意外发生(2)

    黄馥娅不够放松,整个过程她都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陆西遇没太顾及她的感受,只顾着自己满足了。

    结束时,她目光幽怨地看着陆西遇。

    陆西遇把她从铺着软垫的窗台上抱下来,低声哄她,“晚上好好补偿你。”

    黄馥娅从来不收空头支票。

    她一把抓住陆西遇的手臂,“先说好怎么补偿。”

    她不好哄,陆西遇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好在他也知道怎么哄。

    他看着黄馥娅,深邃的目光明晃晃地惑人,“今晚……我叫你姐姐?”

    黄馥娅真真是无力抵抗,亲了亲陆西遇,去冲个澡回来化妆换衣服。

    她挑的那件冷灰色裙子,设计非常有高级感,款式又不至于太正式。

    在公司年会上穿,正正好好合适。

    她准备好了走到客厅,扶着墙刻意展示了一下身材,调|戏陆西遇,“怎么样,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多叫几声‘姐姐’?”

    陆西遇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艳,走过来双手圈住黄馥娅的腰,“今晚你说了算,但现在,我们真的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黄馥娅也知道他们要迟到了,跟着陆西遇出门。

    电梯下行了几层,进来一个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一时没有控制住,目光在黄馥娅身上流连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引起黄馥娅的不适,也引起了陆西遇的不悦。

    “先生,”陆西遇挡在黄馥娅身前,神色沉沉地看着年轻男人,“自重。”

    陆西遇个子高,气场又强大,一般人都会不自觉地忌惮他。

    男人说了声抱歉立马收回目光,到了一楼就溜了。

    出了电梯,陆西遇勾住黄馥娅的腰,帮她把外套的腰带系好。

    黄馥娅提醒他,“到了酒店,还是要脱掉外套的。”

    陆西遇轻轻咬牙,“不许脱!”

    他以前不会这样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M国发生过类似的事,陆西遇一般只会谴责那些男人不够绅士,然后保护好黄馥娅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对她……似乎有了一种非常霸道的占有欲。

    黄馥娅捧着陆西遇的脸端详起来,“你怎么还变幼稚了呢?”

    陆西遇根本不在乎黄馥娅说什么,只是强调道:“不许脱!”

    黄馥娅想起自己的体检。

    复检结果还没出来,她就一直没有告诉陆西遇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想告诉他。

    不管结果是什么,她希望陆西遇跟她一起面对。

    他是能给她力量的人,只要有他在,再糟糕的结果她也不怕。

    “西遇,我那天去体……”

    黄馥娅话没说完,陆西遇的手机就响起来。

    接完电话,陆西遇转回身说:“年会快开始了,相宜催我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如果还说体检的事,那就有的说了。

    黄馥娅点点头,跟着陆西遇上车。

    酒店距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,不到十五分钟的车程。

    后天就是除夕了,五星级酒店也少不了年节的味道。

    再加上陆氏集团年会的装饰,酒店看起来格外喜庆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是这个时候赶到的,看见陆西遇,很自然地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然后不用陆西遇介绍,他们直接跟黄馥娅握手,称呼她“黄小姐”。

    半年前,陆西遇跟黄馥娅的恋情就传遍整个A市了。

    后来黄振荣夫妻离婚,王女士闹得不太好看,他们还以为陆家会介意,有段时间这件事也一直被热议来着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所有人都该闭嘴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进了酒店,年会正好开始。

    陆薄言在上面讲话的时候,陆西遇带着黄馥娅来参加年会的事,传遍了整个酒店。

    陆家的意思,大家自然懂。

    接下来,大家对陆家一家是什么态度,就拿什么态度对待黄馥娅。

    异样的眼神,闲言碎语什么的,在这里压根不存在。

    黄馥娅的表现,也另大家对她充满了欣赏。

    她始终都跟陆西遇并行,言行举止落落大方,既有年轻人的朝气和态度,又保持着谦逊,任何人跟她打交道都会觉得很舒服,同时也能感觉到她的个性。

    难怪她在国内能打进陆家,在国外能跟黛西小姐成为好朋友。

    几名董事跟陆薄言夫妻聊天,特意说:“西遇的眼光,真不错!你们家两个孩子的眼光,都是顶尖的啊!”

    听了这种话,陆薄言夫妻当然很高兴。

    也有人提醒陆薄言,西遇才刚开始谈恋爱,他们就这样护着这个女孩子,是不是太早了?

    陆薄言只是笑笑。

    要护着黄馥娅的,从来都是西遇。

    他这个当爸爸的,顶多只是一个帮手。

    接下来,陆薄言带着家里人——包括周森和黄馥娅,应酬远道而来的分公司高管。

    周森成功拓展了人脉。

    黄馥娅很难形容自己的收获。

    她更多的是觉得,她被认同了。

    原生家庭带来的负面影响,糟糕的父母带来的伤害,都在这一个下午远离了她。

    她听能到的,能感受到的,都只有对她的赞美和祝福。

    她就像在做梦,就像浮在云端。

    但这个梦如此真实,云端又如此踏实!

    除了跟陆西遇在一起的时候,这个下午是她有生以来、最幸福的一个下午,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依然是。

    很快,时间就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年会还在继续,陆薄言和苏简安按照惯例先离开。

    刚出酒店,他们就碰到一位董事跟他的太太。

    老董事过来跟陆薄言说话,苏简安跟董事太太走到了一边,两个人聊天。

    她们聊着聊着,苏简安突然看见圆柱后面走出来一个中年女人。

    有点面熟!

    好像是……黄馥娅的母亲。

    苏简安转身看向她,“你是……王女士?你来找馥娅吗?”

    王女士打量了苏简安一圈,猛地伸手狠狠一推,脱口骂道:“我来找你的,你这个恬不知耻的下贱女人!”

    苏简安猝不及防,一头撞到圆柱上,又一个站不稳,从楼梯上翻滚着摔下去。

    血迹顺着苏简安摔倒的轨迹蔓延……

    她最后停下来的地方,很快就凝聚了一滩鲜血。

    她甚至来不及叫出声,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董事太太吓坏了,一边扑向苏简安一边叫人,“陆总!来人,叫救护车过来,快叫救护车啊!陆太太,你听得见我说话吗?陆太太……”